易购平台

                                                                          易购平台

                                                                          来源:易购平台
                                                                          发稿时间:2020-06-02 14:58:33

                                                                          改善黑人医疗状况,三次努力都无果而终

                                                                          明尼阿波利斯市长雅各布·弗雷5月28日在回应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大规模骚乱时曾叹息,“美国黑人的悲愤已酝酿了400年”。他所指的400年历史是:1619年8月第一批、约20名黑人奴隶被英国“白狮”号船贩卖到康福特角。2019年,美国一些媒体发起活动纪念400年前人类的这一悲剧,并议论说:“不要忘记,美国今天繁荣的背后,曾被边缘化的黑奴付出了怎样的牺牲和代价。”《大西洋》月刊专职作家亚当·苏尔这样写道:“从奴隶制到医疗实验,从歧视性租售房屋到掠夺性贷款丑闻,美国黑人的历史向来与辛苦劳作相伴,而一个排挤他们的美国社会却一直从中受益。美国社会贫富悬殊,近半数美国黑人家庭的年收入低于4万美元。”

                                                                          曾有一个黑人学生非常委屈地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不是我们笨,有些东西我们在中学真的没学过。低收入家庭的黑人学生往往只能在师资薄弱的学区就读。”记者简单算了算:自己曾在美国大学任教17年,只遇到过一名黑人同事;在当年留学的美国高校,每年毕业的本科生中只有4%是黑人学生,且多是运动员特招生;读博期间历年的同学累计有五六十人,但只有4名黑人同学。和记者抱怨教育不公的这个黑人学生很有语言天赋,爱好摄影。他毕业后参军驻扎日本,临行前还特地冒着大雪来与记者话别。他一年四季都戴顶帽子,说“不想露出蓬松的黑人卷发”。正如美国黑人女作家托尼·莫里森《最蓝的眼睛》一书中的那个黑人小女孩,她一直梦想着自己有一双白人的美丽蓝眼睛。这种自我嫌恶的心理也体现在上世纪40年代著名的“娃娃测试”——美国黑人小孩普遍喜欢白人娃娃,因为“白”才是美。心理学家已证明,长期生活在被歧视、缺少自爱的环境中,会严重抑制儿童心智的健康发展。

                                                                          美国佐治亚州现任州长是来自共和党的布赖恩·肯普,他2018年击败原本有望成为美国首位黑人女州长的民主党候选人艾布拉姆斯。肯普被民主党人指控压制选民、阻碍少数族裔选民登记,在那场选举中“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和记分员”。美国权益组织“新佐治亚”负责人恩瑟·尤福特女士近日在《纽约时报》撰文说:“令我心碎的是,经常有黑人女性问我,‘我们的选票还将被计算在内吗?’”这位非裔美国人认为,美国黑人在面临切实挑战时需要一个“全新剧本”,过去民主党长期对待黑人的态度好像是只要在选前使点劲就可以获得他们的支持,毕竟数据显示“每10个新黑人选民中就有8个为民主党投票”。她特别提到,尽管特朗普2016年仅在佐治亚州赢得21万张选票,但该州有90多万名有投票资格的黑人选民都待在家里,原因是“他们不相信为民主党候选人投票就意味着能拥有一位代表他们的总统”。

                                                                          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印度最著名的旅游景点泰姬陵自3月中旬以来一直处于关闭状态。

                                                                          印度考古调查的负责人瓦桑特称:“原始结构的一部分,一个砂岩栏杆已经被损坏了”,此外,一根大理石栏杆、游客等候区和大门部分建筑也遭到损坏。

                                                                          美国泛非运动创始人、非裔社会活动家杜波伊斯(后迁居加纳)曾在其《黑人的灵魂》一书中预言:“20世纪的问题是种族歧视下的肤色界线问题。”早在1899年,31岁的杜波伊斯就描述过美国黑人的健康状态:“在费城最不卫生的地方和最破烂的房子内,黑人仅能享受最低程度的医疗。”英国《经济学人》5月28日刊文说:现代医学改变了所有美国人的预期寿命,但杜波伊斯描述的那种悬殊状况依然存在,黑人仍是美国最贫穷、住房条件最差且最不健康的群体,哮喘、糖尿病、高血压、癌症和肥胖等疾病高发。1899年,黑人婴儿死亡率几乎为白人的2倍,如今是2.2倍。文章认为,尽管有许多原因导致黑人容易患病,但解决方案可能必须先从改善黑人医疗条件做起。自废除奴隶制以来,美国曾为此进行过3次重大努力,但都因面临来自白人的强烈反对而在不同程度上无果而终。最近一次努力是奥巴马的平价医疗法案,但该法案引发白人的“暴怒”,他们认为“自己缴纳的税金被黑人浪费”。现在,一些人希望此次疫情能带来美国第四次改善黑人医疗健康状况的努力。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种族主义、社会正义与健康中心主任钱德拉·福特教授说,这场疫情暴露出美国医疗和劳工体系中现存的种族不公现象:黑人缺乏医保的可能性两倍于白人,而且更有可能生活在医疗服务薄弱的地区。当地时间6月1日,美国明尼苏达州公共安全局(MDPS)报告说,自29日成立多机构指挥中心(MACC)以来,明尼阿波利斯市共逮捕了481人。

                                                                          长期积累的各种社会问题,黑人被贴上“家庭观念差、不重视教育、懒惰、高犯罪率”等标签。一些美国黑人也习惯将自身处境不佳的责任推给其他人,而很少反思,或没有意愿去做出改变。在美国,黑人家庭单亲率是70%。记者曾走进一家黑人社区的图书馆,原本供读者查阅资料和打印文件的机房变成了孩子们的网络游戏室。记者有几个当老师的美国朋友,提到难管理的黑人学生都显得很无奈,有的还为此辞了教职。有个未受过良好教育的黑人女性曾和记者闲聊,听到有亚裔学生因太用功过劳死时居然笑着说:“这太傻了!”在美国职场有一个普遍现象,如果黑人职员是少数,就会和其他族裔一样,比较勤劳,也好管理。很显然,黑人真正要提升社会地位,离不开自强和自信。

                                                                          提升社会地位离不开自信和自强

                                                                          指挥中心还报告说,从31日到1日清晨,共逮捕了276人,其中包括31日150人在华盛顿大道和35W州际公路附近被逮捕,当时一辆卡车撞进了一群抗议者。